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新金沙网投平台>金沙网投平台>北蛮>  第二十五章,通灵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五章,通灵

小说:北蛮 作者:公孙乐 更新时间:2019/12/2 20:39:43

苏虎河部一处地下冰窖内,

苏虎福兴静静地坐在妹妹身旁,原本黑色的头发已经变得花白,曾经红润光泽的脸上黯淡无光,松弛的皮肤无精打采的耷拉着,一双血丝密布的眼珠里充满悲痛。

“你还记得小时候阿爹带我们去打猎吗?”

苏虎福兴拉起妹妹冰冷白皙的手,就像以往妹妹回来探亲时一样叨嗑着。

“你那时候可真调皮啊!竟然偷偷跑进一个树洞里躲了起来。”

“我和阿爹焦急万分,到处找你都找不到,你却在树洞里睡着了。”

苏虎福兴轻轻拂过妹妹白皙光滑的脸庞,枯涩的眼珠中又浸出了液体。

“结果忽土那小子不小心吵醒了一头冬眠的黑熊,吓得我们撒腿就跑。”

“等我们跑下山气喘吁吁惊魂未定的时候,你却轻轻松松唱着歌出现在我们面前。”

说到这里,苏虎福兴似乎回忆起了当时滑稽的景象,不由露出了笑容。

“阿爹气的拿起藤条就想抽你,结果愣是被你跑了。”

苏虎福兴仿佛见到了当年阿爹气急败坏又哭笑不得的样子,嘴角高高翘起。

“最后阿爹还是没有打你,他舍不得啊,就你一个女儿,从小当宝贝一样宠着,他总说将来要是哪个臭小子敢娶你,就打断他的腿。”

苏虎福兴的语气低沉下去,

“阿妹,你怎么就忍心丢下老哥先走了呢?”

苏虎福兴悲痛地捂着脸,泪水再次像决堤的洪水一般肆意流淌。

“福兴,你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

老妻推门而入,手上端着饭菜。

“出去!没看到我在跟妹妹说话吗?!”

苏虎福兴怒吼道,声音嘶哑干涩。

“再不吃饭,你怎么给你妹妹报仇?!”

老妻也眉毛一竖,大声说道。

“难道你就那么想跟着你妹妹一起走?哪怕她的孩子还年幼?哪怕她的仇人都还没抓到?”

苏虎福兴叹了一口气,沉默无语。

老妻默默走到他面前放下饭菜。

“她爱喝酒,你跟她干一杯吧!”

老妻给两个陶瓷酒杯倒好酒,一杯摆到苏虎蒲卢浑身边,一杯递给苏虎福兴。

“阿妹,这是你最喜欢的猴儿酒,我们干一杯。”

苏虎福兴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随即起身走出了冰窖。

老妻见状,慌忙收拾饭菜跟了出去。

议事大厅,

苏虎福兴强打精神召开会议。

“出去追查匪徒的队伍有消息了吗?”

苏虎福兴靠坐在高背椅子上,揉着眉间舒缓疲惫。

“忽土大人那里穿传来了消息,他截获了一支伪装成商队的匪徒,解救了一些被抓的奴隶。”

一名战士走上前来报告,

“哦?”

苏虎福兴隐约间感觉不对,却因为疲惫而一时想不起来到底是哪里有问题。

“救出来的有多少人?都是哪些部落的?”

“大部分都是蛮人,少量肃慎人。忽土大人说匪徒分开走了,他还在继续追查。”

“知道了……完颜胡刺那边呢?”

自从接收到妹妹的遗体和完颜胡刺兵分两路追查匪徒的消息后,已经过了快十几天没有任何消息了。

“向南边追查的人回报说没有发现任何线索,另外进山的完颜胡刺大人还没有传回来消息。”

另一名战士走上前禀报道,

“已经十多天了……他们带的粮食恐怕都吃完了吧…………”

苏虎福兴自言自语道,然后忽然回过神来,悚然而惊。

“难道他们…………?”

不可能不可能!

完颜胡刺是肃慎有名的神箭手,又有着丰富的狩猎经验,我苏虎河部的战士也是训练有素,寻常匪徒岂是对手?!

苏虎福兴不断安慰着自己,但心中恐惧的火苗却怎么也扑灭不了,反而熊熊燃烧越发猛烈。

“去请萨满!”

苏虎福兴犹豫了一下,

“问问大萨满她有没有空,若是有空一并请来。”

旁边的随从得令后离去,不一会儿就领着一位盛装男人走进了大厅。

男子头戴鹿角神帽,两串铃铛从帽沿垂下叮当作响,胸前挂着一块明晃晃的大铜镜,身上穿着绘满日月星辰飞鸟走兽等图案的兽袍,腰间系着一面小巧的皮鼓,手上持着一根一端削尖的羊头铁杖。

他看起来大约五十岁左右,头发斑白但梳理的井井有条,编成几条小辫垂下,脸上虽然有些许皱纹,气色却非常好,脸色红润,目光炯炯有神,只是那显眼的鹰钩鼻和薄薄的嘴唇让他看起来有点阴鸷刻薄。

“石鲁萨满日安!”

“石鲁萨满日安!”

中年男子一进门,大厅里的其他人包括酋长苏虎福兴都纷纷站了起来,弯腰行礼以示尊敬。

与炎国的文化器具和生活习惯迅速流行不同,也许是炎国的道士们对前往荒蛮之地传道缺乏热情,肃慎信仰仍是以传统的萨满教为主流,不过与道教不同,肃慎诸部的萨满各自祭拜和信奉不同的神灵,只有天神腾格里算是少有的大家共同承认的至高神。

至于萨满进行的占卜预测、通灵请神、除妖驱魔等等活动,都因为各自的传承不同而各有特色,只有萨满的服饰和法器大致相同。

“不知道酋长召我来有何事?”

石鲁上前,对着酋长苏虎福兴弯腰行礼。

“先等等,等你姐姐来了一起说。”

听到这话,石鲁心中顿时不悦,不过他脸色不变,点了点头站到了一边。

又过了一会儿,一名颤颤巍巍的老妇人在一个小女孩的搀扶下走了进来。

“大萨满!”

这一次,不止所有人都站起身行礼,酋长苏虎福兴更是亲自走到门口迎接。

“劳烦大萨满亲自走一趟,真是对不住!”

苏虎福兴搀扶住老妇人表示歉意,

“唉~老婆子也没啥事,本来石鲁来了我也不想来的,不过小女娃说想来看看。”

她看向站在一旁脸色阴沉的石鲁,笑着继续说。

“我今天没穿神衣没戴神帽,就不瞎掺和了,你们忙。”

“那您先听听,要是有什么想法尽管说。”

苏虎福兴小心翼翼地搀扶老妇人坐到离酋长宝座最近的一张兽皮椅上,还贴心的为她搭上一块毛毯,这是萨满的专座,原本应该属于萨满石鲁的…………但此刻除了石鲁几乎没有人觉得不妥,大萨满并非随意的称号,只有那些获得绝大多数萨满认可和敬佩的人才能获得,一百年以来也就只出现了三位大萨满,而老妇人就是第三位。

等老妇人坐好后,苏虎福兴直接开口,说出了他的请求。

“我的妹夫完颜胡刺去追击杀害妹妹的凶手已经十多天,现在却没有任何音信,我想知道他是否还活着,他和身边的人又在哪?”

老妇人笑而不语,看向了现任萨满石鲁,她已经退休了,现在这个心胸狭窄又没本事的弟弟终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萨满宝座——哦!宝座现在在自己屁股底下呢!

“您想请神还是占卜?”

萨满石鲁马上开口问道,

在萨满仪式中,一直有“请神不占卜,占卜不请神”的说法,萨满们解释说这是因为仪式中请来的神灵不同,如果两种仪式都预测同一件事就会互相冲突,甚至引起神灵的冲突,导致得到的结果变得不准确。

对此,大萨满乌其买表示都是放屁!

还不是因为萨满怕装神弄鬼和占卜的结果不同被人拆穿,毕竟有的占卜方式非常简单,即使是外行也能看出凶吉,这时候要是和请神的预测结果不同,你让萨满们怎么下台?

“那就……请神吧!”

苏虎福兴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通灵请神,这样可以获得更加精确的答案。

石鲁点了点头,唤进在门外等候的徒弟,随后在大厅中开始布置请神会场,其他人见状立刻将大厅中间的杂物搬空,并规规矩矩地按古肃慎的坐姿跪坐下来。

石鲁先用白色的颜料在地上涂抹一个大圈,随后又用像鲜血一样的红色颜料在圈内涂抹着意义不明的图案,等地上的图案画好后,他将一碗泥土放在圆圈中心,泥土中插着三支缓缓燃烧的香。

“阿麽,这是在做什么呢?”

大萨满身边的小女孩忍不住好奇,悄声问道,她正是那天完颜琅救下的奴隶少女,被完颜琅误打误撞送到了大萨满乌其买那里救治,后被乌其买收养。

“这个呀是萨满们吃饭的手艺,他们会想方设法设计一些看起来隆重夸张的仪式,把自己梦里或者祖先梦里梦见的稀奇古怪的玩意儿都画出来;你看中间那三支香,就是我们家的秘传,点燃后能影响人的神智,更容易出现幻觉;你再看他手里的红色颜料,那是用黑狗血勾兑…………”

乌其买叨叨嘘嘘地低声说着,直到石鲁不满的咳嗽一声才停住话头。

“他要开始表演了。”

“你仔细学着,以后要是想做萨满,这可就是吃饭的手艺。”

乌其买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她已经为这个苦命的小女娃取名为“白”。

“哦!”

小女孩白点了点头,好奇的看向开始请神的萨满石鲁。

只见石鲁完成一系列准备工作后,让徒弟敲响一面抬鼓——两个人才能抬得动那种大鼓。而他自己则不慌不忙在鼓声中端起一碗红色的液体大口吞下。

“那个是用羊血、迷魂花、月见草、曼陀香……制成的秘药,能让人快速陷入癫狂的状态,是我们家祖传的配方,不知道那小子改了配方没有。”

大萨满乌其买毫不在意地曝光了家传秘密,要是让她父亲知道,恐怕会气得从棺材里跳出来破口大骂:萨满家族的请神秘药可是万金不换的绝密,你这个败家女竟然这么轻易就告诉了外人?!

咚!

咚!

咚!

随着抬鼓敲响,服下秘药的石鲁脸色开始变得异常红润,像是吃了壮阳大补药似得,他一抬手晃动杠铃,开口念念有词。

“诸天十界,四面八方的神灵们啊,”

咚!

石鲁忽然狠狠拍下腰间的神鼓,随后继续开口,他的身体开始晃动,每当拍一次神鼓,他就踩出一步,每次都会刚好踩到地上的一个图案。

“请听萨满石鲁一言”

铛铛!

这次石鲁停顿下来后没有拍神鼓,而是晃动手中的卡拉器发出金属碰撞的悦耳声,那是一种串联在一起的金属片,看起来很像地球上某种名为快板的东西,只是铁片数量更多,约有四五片。

“苍狼与白鹿的子孙有了危难,妖怪邪魔再次肆虐人间!”

咚咚!

石鲁忽然提高音量,快速拍打神鼓两次,踩到了地上的一个狼形图案,神帽上垂下的铃铛随着晃动叮当作响。

“至高天神腾格里、至善至圣九天女、铲妖除恶萨满神、苏虎河神…………”

石鲁的语速越来越快,逐渐开始含混不清,他的身体舞蹈也随着语速加快,不算健壮的身体竟然能做出许多匪夷所思的动作,像是没有骨头似得。

“叽里咕噜古里吉鲁……”

到最后石鲁嘴里的话变成了意义不明的喃呢,他的身体忽然开始前俯后仰,剧烈颤抖起来。

“肉戏来了!”

大萨满乌其买眯起眼嘀咕了一句。

果然,石鲁的身体瞬间停止了所有动作,他的嘴巴长得老大,眼珠几乎快跳出眼眶,面色红的像是要滴血一般,手上青筋毕露。

咚!

徒弟见状,立刻敲下了抬鼓然后开口。

“不知道来的是哪位神灵?”

“嘎嘎嘎!”

石鲁发出尖锐的笑声,像是乌鸦的啼笑。

“黑山山神!”

他的眼球上翻,露出大片眼白,看起来诡异而恐怖。

“黑山山神啊!请施展神通帮助苍狼与白鹿的子嗣,事后定当奉上丰厚的祭品作为报酬!”

咚!

石鲁拍下了腰间的神鼓,表示黑山山神答应了。

“生活在您庇佑之下的黑山部落领袖完颜胡刺还活在人间吗?”

咚!

石鲁拍下神鼓,表示肯定。

“请问他以及跟随他的人现在在哪?”

徒弟再次问道。

咚!

咚咚!

石鲁开始迈动脚步,腰间的神鼓也开始不断响起,他抬了抬手中的卡拉器,指着东边的方向,眼皮快速颤动。

“黑不见底的密林!”

“很多精壮的男人!”

“有个男人脸上有道狭长的疤痕!”

“他正在急速前进,周围有喊杀的声音!”

“无数利箭飞向了他!”

铛铛!

石鲁再次晃动卡拉器,右脚踩出一步,左手拿起地上的一把绘满符咒的神刀。

叮叮当当!

石鲁举起神刀用力劈下,刀身上的铃铛随之碰撞响起。

“他躲到了一颗树后避开了箭矢!那棵树竟然是红色的!”

叮叮当当!

石鲁挥舞神刀横扫,像是在对抗看不见的妖魔。

“来了!那些恶魔靠近了他!他陷入了包围!”

石鲁的身体再次剧烈颤动起来,连神刀都要握不住了。

“啊!好强大的恶魔!”

石鲁突然惊呼一声,接着口吐白沫倒在了地上。

“要是简单点儿的事他就会给个模棱两可的答案,然后甩动杠铃送神,现在这样装晕一般是比较麻烦的事儿,只好这样糊弄下。”

大萨满乌其买依旧毫不留情,一针见血地点评道。

0

第二十五章,通灵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新金沙网投平台-「官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