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新金沙网投平台>新金沙官网是多少>时空调律者>第五章:绑上铁锚,坠进冰窟(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绑上铁锚,坠进冰窟(二)

小说:时空调律者 作者:万变黄衣之主 更新时间:2019/12/2 11:44:45

除非重伤搁浅,“明威显信”号的这些僚舰,在难民撤退期间应该不会与陆地发生接触。她们从海上来、在海上漂,最后还得护着运输船队,从海上返回支撑自己的母港。“明威显信”号本来也该如此,但她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不停泊码头还真不行。

首先,水师旗舰左舷受损严重,连明轮都掉了不少蹼板,水手们在海上只是堵住了破洞,暂时阻止了漏水。下印斯茅斯港存有不少耗材,码头设施也能支持抢修,虽不能让战舰恢复原貌,但至少能修复殉爆造成的损伤,明轮工作效率,也能提升到正常状态的八成。

其次,“明威显信”号进港这件事,本身就是强烈的政治信号。她是震洋军水师旗舰,向来都在临渊州周边海域作战,这次率领舰队支援威国,代表的就是核心四州对边缘四国的关心。无论双方以前有多少矛盾,在撤退行动中都得放下,至少表面上要做出团结一致的样子。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那个原因,连索仲武都没法装看不见:时隔八年之后,“伏波之主”再次莅临横海八国,并且亲自来到最危险的前线,“拯救”岌岌可危的威国军民。如此激动人心的政治大戏,怎么可能说不演就不演,谁敢提议放弃?

索仲武、司马、大副哈里阿塔、二副老周。。。。。与会的这些人,心里其实都跟明镜一样。他们知道,如果索魁不改变目前的精神状态,那上了岸也只能做泥雕木塑,原本预定的演讲、视察前线、向妖邪发射枪炮(当然是位于安全地点)等作秀节目,连想都不要想。可问题是,索魁毕竟是横海八国“国父”,就算状态再差,地位也比八国官僚加起来都高。

如果把这家伙强行留在军舰,反而会引起不必要的怀疑,让威国上下变得人心惶惶。到时候,谣言肯定会在难民当中迅速扩散,然后在下印斯茅斯引发大恐慌,不仅撤退效率大大降低,镇守军士气也会灰飞烟灭。

于是乎,在权衡利弊之后,与会众人还是捏住鼻子,想尽办法劝说索魁“上岸视察”。平提督甚至用上叩首大礼,苦苦恳求“使相”露上一脸,好让威尔斯人看见想看的东西,上上下下求个心安。。。。。。

八国宰相兼震洋军节度使没有反对,点头接受了建议。但他做的事情也只有这些,行程安排之类的细节统统不管,无论谁来征求意见,都是干巴巴的标准回答:

“你们去安排。我都放心。”

索仲武可不怎么放心。直觉告诉他,事出反常必有妖,老魁跟“平和谦逊”四个字向来不沾边,就算表面安静,背地里很可能也在打什么鬼主意。果不其然,5月12日午后,“明威显信”号刚刚靠上码头,他这位八叔就开始了一系列。。。。。令人难以评价的行为。

从舷梯下船时,索魁看着这黑压压站满岸边的人群,直接仰角四十五度望天黯然泪下。不管他是刻意为之,还是一时控制不住感情流露,总之都跟一直以来的形象不符,完全没有刚到临渊州的踌躇满志。

更麻烦的是,前来围观的威国难民,居然对他的表现十分认同。见“伏波之主”流泪,港口当即变得哭声一片,到处都有人用本地语言和汉语官话叫嚷。事后经过归纳总结后,出现最多的是这么两句:

“他为我们悲恸!愿上天怜悯伏波之主,愿上天怜悯他的子民!”

“凡人哪!正视你们的罪!凡人哪!莫要让使相悲哀!”

在场维持秩序的威国官兵,很多人也是跪在地上唱、哭、祈祷。平克曼带着分舰队高层,二话不说也加入了这个行列,几十人跪在“格拉摩根”号上舰板,感动的是一把鼻涕一把泪。

他们是灵魂升华了,但“明威显信”号却被放在了火上烤。哈里阿塔等人被逼得闭上眼睛,站在那里活像一根根木桩,紧绷的脸上不敢有任何表情;索仲武气得肝肺一起痛,却又不好在公开场合发作,只能迅速涂抹一张纸条,然后借着上去搀扶的机会,把东西悄悄塞进索魁手里。

他在上面写的明明白白,希望魁老板把接下来的打算列个清单,以便让陪同人员有所准备,别再给大家伙儿突然袭击。可问题是,索魁别说是回复了,连看都没看一眼。

从5月12日到5月13日,“伏波之主”的脚就没停过。他恨不得给自己实施007工作制,而且还把陪同人员统统拉下水。港口检疫区、新城难民营、老城伤病营、旧垒妇孺营。。。。。。下因斯茅斯的难民聚集区,索魁是一个不剩全部看遍,每到一处必流泪,每流泪必亲自动手干活,从拆装帐篷到劈柴生活全试了一遍,看得索仲武等人是目瞪口呆。

难民很喜欢他。话说回来,当生活陷入绝望时,突然有位和蔼可亲的大人物来到身边,又有谁会对此反感呢?他们一见到索魁就欢呼,不分男女老幼蜂拥向前,一面挣扎一面伸出枯瘦脏手;他们对索魁奉上诸多溢美之词,一半人嚎啕大哭,另一半人干脆五体投地,向这位行走人间的“活圣”,祈求现阶段绝不可能得到的各种幸福。。。。。。

索魁大方地做出承诺,“馒头会有的,蛋糕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把难民变得更加狂热。5月12日晚上,新城难民营干脆给他刻了尊木雕,近千人抬着在大街小巷游行,而索魁也随即做出回应,不顾众人反对强行留宿营中。当天晚上,虽然有数百难民自发地举火把站岗,负责陪同的索仲武、司马舰长,以及担任护卫的两队后楼兵还是吓得一夜没合眼;

5月13日上午,事态继续升级。索魁去了旧垒妇孺营,先给食堂灶台添柴烧火,然后也不擦满脸黑灰,直接开始“现场办公”。具体来说,就是向望眼欲穿的众多难民,当场公布修正后的撤退计划。

0

第五章:绑上铁锚,坠进冰窟(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新金沙网投平台-「官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