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新金沙网投平台>新金沙官网是多少>谍战:晖计划>第九十章 金屋藏娇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十章 金屋藏娇

小说:谍战:晖计划 作者:蚁鸣之 更新时间:2019/12/2 10:35:47

王跃龙回到哈尔滨就赶紧行动起来。

首先他‘很不情愿’的告诉秘书,他的一个老首长有个会开车的亲戚,想问问粮食局车队缺不缺司机,如果需要的话、能不能多给他安排一些长途任务,好让他多挣点勤务费补贴家用,他们家孩子多、比较困难。

第二件事就是同意跟之前通过各种渠道想请他吃饭的恒发工贸公司老板武良鑫见个面、吃顿饭。

王跃龙的工资虽然不低,但是那只能应付一般生活开销,去沈杨他几乎是把所有积蓄都带上了。

当土匪时为了笼络人心、他把分给他的钱都用在请客吃饭上了,这也是崔汝豪怀疑他心存不轨的最初原因。加入解放军后更是没有额外收入,菊机关让他再次潜伏在东北的时候也没有给他一分钱,所以他现在急需要钱,需要很多钱,他知道柳彩伶这种人的本性,他也顾不上因为贪污受贿可能暴露的风险了,色字头上确实有把刀!

王跃龙太了解柳彩伶了,要想实现自己的安乐窝计划,钱是万万不能少了的,但是怎么拿这个钱也是个头疼事,把之前掌握的几条线反复盘算了几遍之后他才决定用武良鑫。

武良鑫的见面礼被王跃龙丢了回去,不要拿旧社会那一套妄想腐蚀共产党干部!

但是他并没有甩袖而去,而是语重心长的教育武良鑫这种公然行贿是犯法行为。

第二天,深受教育得武良鑫亲自到王跃龙办公室承认错误,并把一个装在信封里、鼓鼓囊囊的检讨书留在茶几上才告辞。

王跃龙起身把信封里的两条小黄鱼收进公文包,把信封和里面的东西团成一团丢进废纸楼。

由于现在流动人口不多,这时的哈尔彬房价很低,王跃龙买了两个相邻却大门朝向相反的小院子,当然用的是假的真实身份,以便应付街道和派出所的检查。

在相距较远的地方又买了一套两居室的公寓房,一切准备妥当才给柳彩伶发了个事先约定好暗语的电报过去。

柳彩伶按照王跃龙的话告诉绍文若,她一个远房亲戚在哈尔滨给她介绍了一份工作,让她今天就过去,也给绍文若安排了去国营单位的工作,虽然暂时是临时工但是很快就会转正,让他赶紧去车行辞职然后赶去哈尔彬。

柳彩伶到哈尔宾后一出站就看到化了妆的王跃龙,简单说了几句话后,俩人默契的各要了一辆黄包车来到王跃龙买好的院子巷口下了车。

“太太,您买的院子在这边。”王跃龙接过柳彩伶的行李后说到,柳彩伶不禁莞尔一笑,怪不得他穿成这个样子,原来他是装扮成一名房产掮客了。

“这套院子风水极佳,距离商业区也不远,附近就有菜市场,附近住家也都是有很高觉悟的革命群众,治安那是极好的……”也不管柳彩伶是否在听,王跃龙一直唠叨到关上院门才闭上嘴。

“想死我了,这段时候我好怕!”院门刚关上柳彩伶就从背后搂住王跃龙。

“怕什么?怕我不再理你?怎么会呢!”王跃龙说着拍了拍柳彩伶紧搂自己的双手,示意她松手,柳彩伶这才不情愿的松开手跟他进到堂屋里。

“这是你跟绍文若住的公寓的地址和钥匙,等会儿你过去、自己简单收拾一下就能直接住。”王跃龙把一张纸和几把钥匙递给柳彩伶,她没有接而是直接坐到他的腿上、双手搂住他的脖子依偎在他怀里撒娇。

“这里是伪造的介绍信和你的简历,下午你就去群艺馆申请做曲艺教员,必须有一个公开身份才能立足,这种教员不是坐班的,你给他们教教身段和纠正一下唱腔肯定没问题吧?”王跃龙把细节都想好了。

“嗯!”柳彩伶娇柔的应了一声。

“绍文若来了之后,你让他去这个地方找这个人,事情已经都安排妥了。好了,我的赶紧回去了。”王跃龙拍了拍柳彩伶的肩头说到。

“我不!”柳彩伶扭了扭身子撒娇的说到。

王跃龙于是俯下头亲了一下柳彩伶,她马上积极回应他的吻,双手搂的更紧了,两人热吻了几分钟,直到王跃龙轻推了柳彩伶一下、她才恋恋不舍的分开。

“我们得赶紧走了,先办正事要紧!”王跃龙说道。

“好。”柳彩伶这才依依不舍的站了起来。

“这些钱你拿着,看看该添置些什么家具、日用品,给自己也添置几身衣裳。”王跃龙递给她一打儿钱。

“那我什么时间才能再见到你?”柳彩伶假装不舍的说道。

“我只要有空就来这儿等你。”王跃龙亲了一下她的额头后说道。

“嗯!”柳彩伶这才装出一副很开心的样子答应到。

柳彩伶过来之后白天基本都待在那个给了她钥匙的那个院子里,王跃龙只要一有空就会去另外那个院子中,从新修的暗门过来跟她幽会,有时候绍文若出长途,晚上两人也在这里幽会,唯一让柳彩伶不满的是王跃龙不论多晚都不在这里留宿。

王家煦和孙喜禄潜入哈尔彬后就分头行动了,王家煦先是联系上管慧芳,两人旧梦重温后王家煦才说出此行目的,管慧芳自是不允还哭闹起来,王家煦少不得温言相劝并拿出三条小黄鱼说是事成之后总座还有重奖,她才勉勉强强的答应了。

跟艾雅琼联系上后,王家煦说明这次任务是用美人计勾引一个共产党干部,艾雅琼略加思索就同意了。

艾雅琼跟其他特务情况不同,本来是文职的艾雅琼有一个很相爱的男朋友,抗战胜利前受命潜入解放区企图混进八路军内部,刚进解放区就被捕了,后来传言说被枪毙了。

被恨蒙蔽双眼的艾雅琼把仇怒都记在共产党身上了,主动申请调入行动队、却被情报处收录、简训后派出来潜伏到解放区,她到哈尔彬后不仅对社会欣欣向荣、人民丰衣足食的新生活视而不见,一心只想着报仇,甚至因为潜伏的时间长了一直没有任务,一天晚上她私自把一颗手榴弹丢进公安局进行报复,要不是艾雅琼太紧张忘记拉引信,说不定就会造成一定伤亡。

王家煦少不得鼓励赞赏艾雅琼一番,并拿出两根小黄鱼交给她,把事成之后总座还有重赏的那一套又重复一遍,再把她们跟孙喜禄的接头方式交代好,王家煦就告辞后急匆匆返回了。

孙喜禄没有贸然去哈尔彬市粮食局找王跃龙,他在粮食局大门外一个角落蹲守,两次白天见到王跃龙单独外出跟上去后都被甩掉了,第三天他只好在王跃龙甩掉自己的那个岔路口前面一段人迹较少的巷子里守株待兔。

远远看到王跃龙骑着自行车过来孙喜禄瞅准时机往路当中突然走去,王跃龙吓了一跳赶紧刹住车,正准备数落对方两句呢,对方先开口并把他吓了一跳。

“王参谋长一向可好?”孙喜禄笑着问道。

“你是……?”对方有点面熟,可是王跃龙一时想不起是谁。

“参谋长真是贵人多忘事呀,我是崔旅长的卫兵。”孙喜禄启发到。

“孙喜禄?”王跃龙说道。

“谢谢参谋长还没有忘记我这个大头兵。”孙喜禄开心的说道。

“你说的哪里话,你现在在哪里高就?”孙喜禄的突然出现明显是有预谋的,王跃龙谨慎的问道。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晚上我在秋林大饭店定个包间,咱们好好唠唠嗑。”孙喜禄环看左右后说道。

“那可是哈尔彬最高级的饭店了,看来老弟这是发达了!”王跃龙道。

“见笑了,晚上见!”孙喜禄说道。

“再见!”

王跃龙往前面又骑行一段假装在街边小店买了点东西就回粮食局了,孙喜禄的突然出现让他有些慌乱,不敢再去跟柳彩伶幽会了。

晚上到饭店包房后两人都装的很亲热,但是酒都喝得很节制,王跃龙在心里揣测孙喜禄找他的目的,孙喜禄在思考自己的话要怎么跟王跃龙讲。

“参谋长现在贵为粮食局局长,这可是个肥差呀!能不能提携兄弟我一把?”思来想去还是蔡鸿义说的有道理,共产党干部不比党国官员,个个过的跟苦行道士似的,先从这里说起比较好突破。

“肥差?这种饭店我一年都来不了一两次,共产党跟你们国民党可不一样!”王跃龙说道。

“以您的才智在党国绝对是栋梁!那还不是高官得坐、骏马得骑?”孙喜禄回忆着蔡鸿义的原话说道。

“别整这些没用的。”王跃龙知道孙喜禄没什么文化能说出这些都算是超水平发挥了,但是他不想跟孙喜禄兜圈子,他想直接知道对方的底牌。

“嘿嘿!兄弟我现在在党国东北总站效力,蔡总座鸿义听我说起您后甚是敬仰,特派我过来跟您联络,希望您能跟我们一起为党国效力!”孙喜禄尴尬的笑了一下直接把此行目的说了出来,还给蔡鸿义直接升了一级官,变成国民党在东北残余的总头头了。

“国民党对我没有粒米之恩,我到现在还因为崔旅长的叛变被共产党怀疑,被迫从部队转业到地方上工作,现在还想让我给他们卖命…你觉得可能么?”王跃龙冷冷的说道。

“以前是党国对不住您,现在党国正在台湾卧薪尝胆、励精图治,又有美国盟友支持,反攻大陆指日可待!”孙喜禄把蔡鸿义教给他的说辞背了出来。

“少跟我扯什么理想、主义的犊子,老子连共产主义都她么不信,你就别用国民党那一套忽悠我了,咱俩在一起就一件事—————喝酒!”王跃龙说道。

“话是这么说,可是总座对您是真的很敬仰、这不是还特意让我带了点见面礼过来送给您。”孙喜禄赶紧说道。

“是这样,我怕您有事来不了,东西没敢带在身上,明天晚上还在这儿,我保证您能感受到总座的真诚!”见王跃龙一脸不屑的表情孙喜禄赶忙又补了一句。

“好啊,我到要看看他的诚意有多大!”王跃龙说道。

“您放心绝对是情深礼重!还有意外之喜等着您!”孙喜禄自作聪明的把今天见面作为初步试探,明天再亮出底牌震撼一下王跃龙,有时候聪明反被聪明误,况且孙喜禄还算不得聪明呢。

“哦?来,喝酒!”王跃龙说道。

蔡鸿义突然找上门来让王跃龙喜出望外,如果能通过出卖国民党特务来证明自己的清白、表明自己对共产党的忠诚,那简直就是天上掉下的锅包肉。

当天晚上王跃龙回去后左右盘算了一夜,怎么想都觉得出卖孙喜禄是个不错的主意。

0

第九十章 金屋藏娇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新金沙网投平台-「官网推荐」